皇家首页-新闻-体育-NBA-娱乐-财经-股票-汽车-科技-手机-女人-论坛-视频-博客-房产-家居-教育-读书-游戏 |
皇家论坛 - 通行证登录 | 微博 rss

越南新娘:爱情不是你想买就能买

时间:2019年01月08日 07:09:30  来源: 皇家网   作者: 李俊   点击:
在电影里,那些长发及腰、白衣飘飘,勤劳、温婉的越南姑娘们成了各国男子的意淫对象;而在现实世界里,“越南新娘”这一美好词汇背后,则充斥了生意经、产业链、利益交换、文化冲突等等不那么美好的事物。

 

    在电影里,那些长发及腰、白衣飘飘,勤劳、温婉的越南姑娘们成了各国男子的意淫对象;而在现实世界里,“越南新娘”这一美好词汇背后,则充斥了生意经、产业链、利益交换、文化冲突等等不那么美好的事物。


婚姻?产业?

越南胡志明市,某咖啡馆。一大早,这里就又迎来了四位常客。这四位客人四十岁上下,男性,都来自中国。在近半月的时间里,这四名中国中年男子,每天一大早就会来到这家咖啡馆。而每天和他们在此会面的,都是不同的越南妙龄女子。

郭李广:“几个女的等在那里。一个男的过去,就过来一个女的,俩人就像相亲这样子。”

记者:如果男的不满意呢?

郭李广:“再换下一个。他们都是挑二十二三岁的,难看的、黑的都不要。我也是搞不懂,我说你是娶老婆,又不是娶小姐。”

中越跨国婚介

郭李广,42岁,在福建龙海的华侨农场经营着一家小饭馆。五年前的2011年,他娶回了一个越南媳妇。新媳妇不但给他带来了新家庭,还带来了新工作——郭李广成了个专门经营中越跨国婚姻的“媒婆”,而他的领路人和生意伙伴,正是其在越南的岳母。

自1980年代起,越南新娘外嫁渐成潮流。长期的战乱导致越南国内男女比例失衡,加之经济落后,很多家庭选择将女儿嫁到外国以改变家庭现状。 1991年中越恢复邦交以来,中越边境便开始零星出现跨国通婚。2002年,随着“跨国婚介”的出现,这种异国通婚规模开始迅速膨胀。

郭李广:“以前他们整条街几千个女孩子,像卖人口这样子来买卖。想找老婆,可以直接过去挑。”

2008年以前,台湾和韩国曾是越南新娘的最大输出地区,而随着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,越南人认为“中国人已富裕起来”,“天堂很远,中国很近”,中国大陆逐渐成为越南新娘输出的最大市场。

郭李广:“我做媒人那年,很多人直接租个店面,挂着“越南新娘”的招牌,招揽生意。一批能带十几二十多个单身汉过去娶亲,那一年最疯狂了。”

越南新娘介绍广告

杨河山,59岁,福建漳州人。2011年,杨河山找到郭李广,花了四万元给儿子娶了个越南媳妇。 据杨河山说,这四万元是中介“一条龙服务”的全部费用:从住宿、交通、相亲、到办理结婚证、拍摄婚纱照、办喜酒等全程囊括。尽管如此,刨去成本,中介的利润仍在五千至一万左右。而且,四万元还是2011年的价码,如今早已翻倍。

巨大的利润驱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中介大军,从早期的边境沿线拓展到了内陆地区。只要有一两个越南朋友,或者自己娶了越南老婆的人,便能做起一条“流水线”。因为他们知道,趋之若鹜的单身汉们是永不枯竭的财源。那么什么样的人会选择去越南娶媳妇儿呢?

黄永祥:“主要有三种:年龄比较大的。生理有问题的,比如说不能生育的。或者就是身体有残疾的。”

记者:他们见面时,女方不会发现这一点吗?

黄永祥:“很好的一个理由——男方不会讲越南语,女方不会讲中国话,那我就不讲话,你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耳聋;跟你相亲的时候我就是坐着,你也看不出我是不是跛脚。”

黄永祥,38岁,福建漳州人。他曾在越南工作近十年,其间,他结识当地女子并结婚,婚后生活美满。早年间,中越跨国婚姻主要发生在在越南工作的中国人身上,多为自由恋爱,而如今,这样的跨国婚姻早已变味,娶越南媳妇成了一门“产业”、一桩“生意”。

为更加高效地促成婚事,拿到佣金,媒人们都会传授男女双方一些小秘诀。中方媒人会告诉男方如何避开他们的“致命”缺点,而被称为“养妈”的越南媒人,早已集结了适婚的姑娘们,对她们开展培训,以“适应”将来的异国生活。

越南国际婚姻介绍所办公室

杨河山的越南儿媳,婚后久不怀孕。后来,经过一名也去过越南娶亲的同乡的提醒,他在媳妇儿的行李中搜到了避孕药。

杨河山:“我儿媳妇儿说是越南的媒人给她的。跟她说,如果融合不下去,就不用生孩子,可以随时跑掉。” 黄永祥:“很多越南女嫁过来后,就不停叫老公寄钱回家。因为她嫁过来目的可能就是为了钱。”

男女双方各怀目的。但正如中介所保证的那样,从相识到最后结婚、领证,时间最长不超过三个月。这些仅靠简单肢体语言交流的男男女女们,刹时间就宣誓成为了要“厮守终生”的夫妻。然而,当这些新婚夫妇们兴高采烈地登上来中国的飞机时,他们今后的婚姻却无人再做担保。这场最开始就建立在谎言和金钱之上的婚姻,到底能走多远呢?

买家,卖家,谁是受害者?

杨河山的儿子杨彬,27岁。因杨彬头脑有些迟钝,杨河山担心儿子在中国找不到媳妇。他找到了婚介郭李广,希望能给儿子娶一个越南媳妇。

2011年,在郭李广的带领下,杨彬和其他三个单身汉,前往越南“组团相亲”。除杨彬外,其他三人都40岁左右,有农民、卖菜的小贩、和建筑工人。一个月后,杨彬就带着自己的越南新娘回家了。

阿熏和丈夫杨彬

杨河山:“黑黑的,瘦瘦的。穿着一件红色的、很旧的运动服。脚上穿一双夹脚拖鞋。 她见到我们老两口,问这个房子是不是你们的,我儿子跟她说是啊,她当时还是挺高兴的。”

杨河山的儿媳阿熏嫁到中国时还不满21岁。家中姐弟七人,有五个姐姐,一个弟弟。一家人挤在一间自己搭建的木屋里,生活十分困苦。 阿熏说,如果杨彬晚来几天,“韩越跨国媒婆”就把她介绍给韩国人了。这些年轻、贫穷的越南女孩,就像案板上的肉,供各国买家挑选。阿熏有个表姐,几年前嫁到了韩国,成了一家快餐店的老板娘,除了丈夫年纪有些大,生活还算不错。阿熏权衡了一下,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个年轻的中国丈夫。 阿熏告诉杨河山,自己嫁到中国来,主要是想给越南的父母修房子。踏入杨家的那一刻,她本以为好日子正向自己涌来。然而,生活却渐渐偏离了预想的轨道。

阿 熏

婚后,阿熏发现丈夫不去工作,喜好赌博。更让阿熏无法接受的是,丈夫脾气古怪暴躁,甚至整晚吵闹,不让自己睡觉。听着小两口闹得不可开交,杨河山有些忧虑,越南新娘逃跑的故事,他听了不少。自己好不容易讨回的儿媳妇儿,会不会也逃跑呢?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留住这个儿媳。杨河山告诉阿熏,自己决定赞助阿熏家修房子。

杨河山:“我也觉得对不起她。人家正常的夫妻都会互相关心,互相体谅,她却没有。没有夫妻的生活,夫妻的感情。她很压抑。”

越南家里的小楼很快建了起来,阿熏也留下来了。2013年,阿熏生下了一个儿子,杨家人欣喜万分,取名:明龙。然而,孩子的诞生并未缓和夫妻俩的关系。不久,两人分居了,再无半点交流。2014年,结婚三年后,阿熏向杨河山提出,希望带儿子回越南老家看看。杨河山没法拒绝,但又怕孙子一去不返,思虑再三,他决定跟儿媳一同回越南。

杨河山和越南儿媳阿熏

阔别祖国三年,阿熏带着儿子,身后跟着公公,回家了。一路上,三人飞机转汽车,颠簸了两天。城市的踪影渐渐消散,稀稀落落的搭着芭蕉叶的小木屋出现在眼前。最终,汽车停在了一栋新建的小楼前,阿熏到家了。

阿熏一家人都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,齐聚一堂。阿熏的父母对亲家千恩万谢,并表示:请他放心,自己的女儿一定会留在中国,他决不允许女儿逃回越南。 杨河山:“她爸爸说,如果不回中国,在越南也找不到工作,怎么养活自己?他说我知道我女儿在中国不幸福,然后哭了。她哭了,我也哭,他爸爸也哭。”

跨国婚姻的相处之道

李凤凰,31岁,五年前她嫁给了郭李广。2011年,郭李广的前妻因病去世,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。那时郭李广不过36岁,他决定再找一个媳妇儿。郭李广听人介绍,越南新娘,既勤快又省事。

郭李广生在越南,原为越南华侨。1979年,因越南排华,不到四岁的他随父母回了国。李凤凰祖籍广西,其实也是越南华侨。然而,尽管同宗同族,婚后不久,由于语言文化的差异,俩人仍旧频频爆发冲突。闹得凶时,李凤凰会哭着要回越南。

郭李广和李凤凰

对于越南新娘跑回家的事情,郭李广再熟悉不过了,他自己干中越婚姻中介的短短几年,他带队娶回的新娘已跑了一大半。与李凤凰一样,这些刚抵达中国的新娘都非常不适应。那段时间,郭家就成了这些越南新娘们的聚集地,每天都要举办“诉苦大会”。一天,一个越南新娘哭着跑来,说自己的丈夫出轨了。

郭李广:“她说我老公载一个女的过去了。她老公是开“摩的”的,那天他载一个女孩子经过她门口,她老婆看到了,就哭了。他载客的难道还要分男女吗?也是头痛。”

之前的越南新娘嫁入中国后,五年可以拿到“绿卡”,然而由于近年来越南新娘的大量涌入,中越跨国婚姻乱象频出,个别中介存在人口贩卖等非法行为。2010年左右,中国各地公安系统虽未明文出台、但已经“事实取消”了越南新娘的入籍,这让这些远在异国的女孩们融入当地社会更加困难,这些“速配婚姻”也尤显脆弱。 举目无亲、语言不通、文化相异、又没法工作的越南新娘们要么将所有注意力用于“盯住老公”,要么就选择逃回越南。老婆跑了,夫家只能火急火燎找到中介算账。

郭李广:“那边娶老婆,像赌博一样。后来有客户问我有没有保证?我说这种东西我不敢跟你保证。很多介绍人保证百分百不跑,我说那个是骗人的,谁敢跟你保证这种东西?你自己的女儿你都不敢百分百去保证。”

尽管利润颇高,干了一段中介后,郭李广还是决定不干了。实际上,对于这些花钱娶来的新娘,丈夫们也缺乏安全感。很多人为了防止媳妇儿逃跑,甚至会将对方的护照藏起甚至撕毁。 在矛盾重重、磕磕绊绊的中越跨国婚姻里,那些相处和睦的小夫妻反而显得挺异类。 周嘉珍,32岁。五年前,她和丈夫洪石中也是在中介组织的“跨国相亲”中结缘。那时的周嘉珍在越南已算大龄姑娘,长相也并不突出。 洪石中父母早年双亡,家底薄,年过三十,一直没能讨上媳妇儿。对于这个贤惠的姑娘,洪石中非常满意,他也从未对其隐瞒自己的家境。而对于一直只想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周嘉珍来说,洪石中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俩人结婚一晃五年,周嘉珍说,他们甚至从未红过脸、吵过架。 
周嘉珍和洪石中的婚纱照

在多次沟通后,郭李广也开始慢慢理解妻子。他发现,无论是大陆还是越南,所有的家庭,其实都通行着最简单的夫妻之道。

郭李广:“就像我们这边一样,两口子吵架老婆也会回娘家住一段时间。有时候她就哭着说,她一个人嫁到那么远来,你还欺负她,她心里很委屈。你要彼此了解才可以。”

黄永祥:“你把护照收走了,她懂得偷渡过去,最重要的你知道是要留什么呢?”

记者:“留心。”

黄永祥:“对,留心。你把心留住了,你护照给她十本,她都不会走的。”

尾 声

自由恋爱的黄永祥和妻子阿娇结婚已经十年,但在我们面前,俩人依旧如胶似漆,今年,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又要出世了。 黄永祥和越南妻子阿娇

在闹了一阵别扭之后,郭李广和李凤凰也渐渐摸索出相处之道。三年前,为方便孩子上学,郭李广辞掉了城里的工作,带着一家人搬回了养育他的华侨农场。这里有不少命运相似的越南新娘姐妹,李凤凰也不再总吵着要回越南了。 杨河山仍在为自己的儿子儿媳发愁。儿媳阿熏却不愿多想了。她不再对婚姻抱有希望,而是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。

更多关于 越南 郭李广 新娘 杨河山 自己 一个 婚姻 媳妇 跨国 儿子 的文章

皇家推荐

达人推荐
共有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
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皇家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网评
  • 图片
新闻排行
  • 娱乐
  • 女性
  • 评测
女人·时尚